知互网-您的情感倾诉之家,寻找心灵上的答案

知互网-您的情感倾诉之家,寻找心灵上的答案

他们人生第一次直播购物,都给了俞敏洪的东方甄选

来源:知互网
分类:创业杂谈

最近,抖音直播间来了一股清流。
一位主播把手搭在一袋大米上侃侃而谈。在此之前,从来没有带货主播能把大米和苏轼的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”联系起来。
这位主播是东方甄选直播间的董宇辉老师,他这样解释这句词:“后来我遇见很多个人,都不像你。我听说过很多的故事,都不如你。我吃过很多种饭,都不如你的手艺,难以复制的才是宝贵的。”
“我也不想买大米,可是他给我念诗了。”晚上10点的后厂村灯火通明,刚开完会的阿宇拖着疲惫的身躯搭上了回家的出租车,听着直播间董老师这段“诗词歌赋”,阿宇忍不住点了“领券抢购”,这是阿宇第一次在直播间购物。
就在一周前,董宇辉用英文讲解牛排的带货视频全网刷屏。“调料叫seasonings,唯一的配料表就是牛排,原切牛排original cutting,配料表叫ingredient……”他的双语带货,一时间让直播间的用户不知道是应该记笔记,还是点击购买链接。
直播间里的“双语带货、诗词歌赋”让新东方短时间获得了巨大的流量。6月10日,“新东方主播”登上微博热搜,当天新东方在线股价盘中一度大涨40%。6月16日收盘,新东方在线上涨72%,6月以来股价涨幅超700%。
灰豚数据显示,6月15日,“东方甄选”直播间观看人数达4357.6万,当日GMV为6390.6万元。截至6月16日下午2点,东方甄选的粉丝数已经超过1000万,而在6月9日,东方甄选的粉丝数刚突破100万。
与过往的网红直播不同,在这些急剧增长的粉丝中,有许多像阿宇这样,之前跟直播完全绝缘的人群,他们把人生第一次直播购物,都给了这些新东方老师们,有的下单买米、买菜,有的还充抖币打赏,而这不只是“为知识付费”这么简单。
除了知识付费,还有人为“治愈”买单
很多人苦“直播喊麦”已久。
“来,各位姐妹们,这一波是史无前例的福利,大家动起来!最后5秒钟!”产品介绍加上营造抢购氛围的催单话术再加上主播的大嗓门,是当下直播的万能公式。带货主播们用尽力气向观众推销产品,让人感觉不买就吃了大亏。
与营造抢购一空的氛围感不同,不少用户认为,东方甄选的直播提供的是“治愈感”,你买或不买,产品都在那里。
小茜是一位80后资深媒体人,之前她几乎不看直播,只是本着对新闻的敏感,好奇地打开了东方甄选直播间。这之前,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在直播间里下单云南的西红柿、1598元两份的中老年体检套餐、一份北斗地图、8包西瓜吐司,以及9块9四盒的牙线。
尽管这两天工作很忙,但一空下来小茜就会看一会儿东方甄选的直播,并称其为“换换脑子”。她对《豹变》说:“我这个年纪,其实已经不想学什么英语单词了。但他们的直播给我带来了久违的舒服、美好的感受,在直播间下单是对这份治愈的回馈。”
小茜认为,主播的个人魅力对一场直播来说非常重要。很多人被董宇辉老师圈粉,他曾说“少年,梦要你亲自实现,世界你要亲自去看”。而相比心灵鸡汤,小茜却独爱顿顿老师。
“一开始觉得顿顿老师有点腼腆害羞,但后来发现他是那种恰到好处的温柔。最打动我的是那一份真诚,比如他在卖小零食的时候会贴心地提醒你,如果正在抗糖就不要冲动购买。介绍藏红花的时候,他提到女孩儿孕期、经期是不能吃藏红花的。听过这么多人卖藏红花,第一次有人提醒什么时候不能吃。”这是小茜第一次有想支持一位主播的冲动,也是第一次看直播到凌晨一点半。
就像追星买代言品牌的商品一样,小茜会挑顿顿上播时下单,而90后北京女孩江莱则会在七七直播的时候多看一会儿。
顿顿与七七/来源:东方甄选直播间截图
七七老师是一个戴着圆框眼镜、扎两个小辫子的女孩儿。她讲到小龙虾的时候会说:“小龙虾最适合和朋友一起吃,烈日炎炎之下,三五朋友,推杯换盏。”然后拿起一把吉他弹一首《朋友的酒》,在大家夸奖她的时候,甚至还能即兴来一段美声版的“听说我,谢谢你”。
七七既能说段子,唱歌又好听,转头还能告诉观众“又细又长的意面是Spaghetti,a kind of pasta”,顺便讲一段意大利的风土人情。
江莱告诉《豹变》:“她抱着吉他唱《海阔天空》的时候,笑着说自己在直播间开了一场十万人的演唱会,那一刻我觉得这个女孩闪闪发光,自信从容的女孩子太棒了,我也是第一次觉得看直播不是在浪费时间。”
双语直播对新东方直播间的老师们来说是最基本的配置。此外,无论是唐诗宋词、明清小说还是苏格拉底、莎士比亚,他们都信手拈来,唱歌、弹琴也不在话下。
这种在直播间的文化享受是前所未有的,但能够拥有一份治愈人心的力量,却不仅仅靠着老师们把那套老本行搬过来。正如小茜所说,更重要的是从观众体验出发的那份真诚。
6月14日的夜晚,冬冬老师和蓓蓓老师第一次尝试“晚安电台”式的直播,将说话声音降低,凌晨一点,还有3万多人沉沦在这场温柔里。评论区有网友留言:“夜半三更刷到也不会吓一跳,声音真好。”
同样是带货前几名,抖音的另一个直播间里,两位主播手拿青辣椒,尝了一口正在卖的酸辣粉,辣到鼻涕口水喷了一屏幕。伴着吵闹的罐头笑声背景音,他们大声喊着:“拍一号链接!”
谁的青春没有新东方?
多年来积累的学生资源,是新东方转型助农直播后的一大观众群体。曾经的学生,现在的消费者,正在回馈这份对老师的信任。
2005年,已经有12年历史的新东方,成立了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,业务板块从学前教育覆盖到大学教育,80后、90后的青春里都有过新东方网课的回忆。有网友在东方甄选的直播间开玩笑说:“曾经看了不少新东方的盗版视频,现在来补缴学费了。”
江莱此前从来不刷抖音、不看直播,她认为是自己与新东方的“缘分”,驱使着她在看到热搜之后决定下载抖音,进入直播间。
“谁的青春没有新东方呢。” 江莱告诉《豹变》,初高中时,自己每到周末就去新东方安贞校区学习,大学四年又在新街高和校区兼职助教。
她说:“我特别喜欢高中教我英语的老师,到了大学我去新东方当助教,时隔几年,她在走廊看见我直接就叫出了我的名字。我觉得我打心底对东方甄选的支持,可能也来源于那些日子和同学老师们的一些回忆。”
董老师走红网络之后,经常在社交平台发表自己的感受。6月15日中午,他在微博里写下:“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孩子,突然捡了个大运气而已。”16日凌晨,他又发微博称“遇见大家,是我的福气”。

上一篇:他去非洲卖手机,赚得百亿身家

返回顶部